我开了一家寿衣店,活人、死人的生意,我都做……

楼主: 时间:2018-12-20 14:40:58 点击:2254 回复:40
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

字体:

边距:

背景:

还原:

  那是一个雨夜,雨下得不是很大,也不算小。伴着风声如同一个人被人捂住嘴后发出的呜咽声。

  一辆黑色的宝马SUV停在张家寿衣店前。刹车时的水,溅在寿衣店刚换得玻璃门上。被溅上泥水的玻璃,映射出一张凝重的脸。

  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年轻人直接推门而入,对着旁边正在打手游的年轻人说道:“快点,我要找十九爷。急事!”

  “他死啦!买花圈右转三家,胡家花圈店;买棺材左转四家,李家棺材铺,价格公道童叟无欺;入殓师去火葬场了,一个小时后下班。你可以在门外等他下班。”年轻人如同背台词般的说道。显然这样的事,他遇见了很多次。

  找十九爷的人,很多。但十九爷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见到的。

  青年见年轻人如此搪塞自己,走过去揪住他的衣领恶狠狠地说道:“知道我是谁吗?耽误了事,谁也保不住你。”

  被揪住衣领的年轻人也不生气,无所谓的说道:“不就是死嘛,谁不死呀?人从生下来这一天起,不就是在等着死得那一天吗。你着什么急。”

  就在这时,从二楼下来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,对着年轻人说道:“十九哥,二娘叫你上去。喂,你知道他是谁吗?放手!”说着姑娘对着青年大喝道。

  青年有些发愣,但是他毕竟不是傻子,松开年轻人的衣领后,有些迟疑的问道:“你就是张十九?道上人称得“十九爷”。”

  “十九爷不敢当,倒是见过不少不孝的孙子。”张十九嘴角微微一扬,脸上露出一丝戏谑。他有些责备这个妮子下来太早,还没有进行他最喜欢的打脸情节,就快进到被打脸之后的情节了。

  年轻人脸气得通红,但是因为上头特意嘱咐过要恭恭敬敬的把张十九请来,所以他也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。这要是换作往常,他非得把张十九活撕了。

  如今他也得配上笑脸说道:“十九爷,是我不对。但是,毕竟霍老板那里…事情比较急…”

  “买花圈右转三家,胡家花圈店;买棺材左转四家,李家棺材铺,价格公道童叟无欺;入殓师去火葬场了,一个小时后下班。再见,不送。”张十九说完,继续低头打手游。至始至终,他说话依旧同样的语调。

  “十九伢子,霍家和我是老交情了。林山来这里,也是我出的主意。这忙,你看在我的老脸上,就帮了吧。”一个穿着唐装的老者从车上走了下来。他推门进屋,朝年轻人一笑。

  他一头银发梳得一丝不苟,手里捏着一串佛珠,走起路来步步生风。

  见到老者后,张十九一脸的玩世不恭才有所收敛。他旁边的姑娘更是惊喜的叫道:“袁爷爷!”

  ……

  寿衣店的二楼

  一壶热茶、一张桌子、三个人。屋外大雨未歇,泠泠雨声,愈发像是一个闺中女子幽怨的哭泣。

  张十九听着林山将事情一五一十的道来。张十九依旧还是原来的样子,脸上写满了玩世不恭。倒是唐装老者袁稻作为长辈,自然坐有坐像,坐在那里饮茶也是透着威严。。他轻轻啜了一口茶,听着林山讲话,看着张十九的表情。

  大约是过了十五分钟,张十九开口道:“你们家少爷活该。招了不该招的东西,现在才想着找人,晚了。”人就是这样,平安时肆无忌惮,从未想过敬畏。出事时,却愿意舍弃已经得到一切,换一个平安。

  那何苦,去遭奋斗这个罪呢?

  “那个十三爷呀,我们老板说了,哪怕是倾家荡产也要保他儿子一条命。十三爷,您就行行好,救我家少爷一次吧。”黑衣年轻人林山恳求道。他早有耳闻,张家十三爷手眼通天,吃遍阴阳两道。但脾气却古怪的紧,不论是什么人,他只要看你不顺眼,无论你是谁,他都不会给你办事。如果他看你顺眼,你就算是个乞丐,他倒贴钱也要帮你把事办了。

  但是林山有苦难言,无论如何他今天就算是把脸扔在这里,也得劝他去救霍少爷。

  “我如果缺钱,我会在这里吗?”张十九扭过头来,对着林山装出一副好奇的样子问道。

  “这……以十九爷的本事,自然不缺大钱。”林山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。是呀,以他的本事,要是想赚钱何苦待在离市区那么远,路又偏僻、崎岖的小镇子里。

  袁稻见林山劝说无果,才缓缓开口道:“今年前,我见过霍家这孩子。我当时也劝过他,可是毕竟年轻气盛。唉……”

  “年轻不是犯错的理由,更不该玩命儿。你家少爷的事,是他咎由自取,怪不得别人。你家少爷霍亮,这些年干得什么事,你比我清楚。本来就不积阴德、伤天害理。这次去了风鳞镇,能活着回来见自己亲爹一面再死。也算是老天爷开恩。剩下的日子,好吃好喝供着吧。霍老板还年轻,包个小三,再生一个不成器的儿子也不是事。”张十九淡淡道。这事,他觉得不中,就算有袁老爷子作保,这事也不能答应。

  生死虽说由天道注定,那是自然规律。但这几年出师以来,他也不是没有做过逆天之事。但生死也讲究一个,公道报应。好人受难,自己搭把手帮人一把,虽说违背天道,确实无愧于浩然正气。但若这霍家公子,可不是什么好人。他干得事,拉出去枪毙十次,也不为过。于情于理,张十九也不想掺和这事。

  至于钱,张十九打从干这一行起,就没打算挣钱,或者说他就没有挣过一分钱。

  沙海市霍家大公子霍亮,公认S省纨绔第一人。在半个月前,与人打赌带着二十号人去沙海市出名的鬼镇风鳞镇探险。最后孤身一身,一身破破烂烂的回到了沙海市家中。此后,便陷入了长时间的昏迷之中。这自然也是急坏了霍老板,在多放医生会诊无果后,经老友推荐,才找到了这里。

  “咚……咚……咚”楼下传来一阵敲门声。在这雨夜之中,分外缥缈。

  张十九看了一下手机里的表,已经十二点了。

  是个好时间,很多“好朋友”都喜欢在这个时间拜访人。

  “门没锁,有客人。你看着办,要是吓着人了。那就别怪我,我不讲交情。”张十三对着楼下说道。话虽不近人情,但比起之前,张十三脸上明显多了几分笑意。

  “你张十三何时和人、和鬼,讲过交情。”就在这时,屋子里的灯忽然一闪,一阵冷气吹了进来。一个阴测测的声音,在忽明忽暗的房间中响起。

  当灯再次亮起时,一个穿着白色格子衫,头戴鸭舌帽的男人靠着墙,静静的站着。

  林山看到,在灯光下,这个男人没有影子。

打赏

4 点赞

主帖获得的天涯分:0
举报 | | 楼主
楼主发言:30次 发图:0张 | 添加到话题 |
楼主 时间:2018-12-20 14:42:20
  “认识一下,他叫文森特。没事干,少招惹他。”张十九就指着鸭舌帽男说道,眼里充满了打趣。

  “我倒是觉得,你的脑袋是别想要了。拧下来当夜壶如何?”文森特看着张十九冷笑地说道。

  见到张十九向大家介绍文森特,林山只好僵着脸朝文森特一笑。倒是袁稻听到这个名字后,脸上露出些许吃惊。朝文森特点头一笑,尽管后者没有搭理他。有人曾提醒过他,在张,家寿衣店千万不要惹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。

  接下来的时间的里,林山依旧不折不挠的试图劝说张十九答应他。但是张十九已经决定咬死也不答应他,无可奈何之下。林山只得再将恳求的目光投向袁稻,袁稻也是受人之托,看着事情陷入僵局,这事要是黄了他也不好向霍家交代。他也知道张十九的性子,那是出了名的软硬不吃。如果局面在这样僵持下去,那么霍少爷的命就真的保不住了。

  “十九伢子,不是你袁爷爷我倚老卖老。这事,你就当给老头子我一个面子。帮一帮我,给孩子一条活路吧。霍家那小子的爷爷,和我是老兄弟了。他就这么一个孙子。”袁稻拍了拍张十三的手,恳切的求道。

  既然袁稻话都说到这个份上,念着如果当年不是袁稻拼死把自己老爹从江西救到东北的恩情。张十九也不好再推辞下去,但也不能就这么答应。霍家这事,道上的人都知道水深没有被答应,所以他们才辗转来到自己这里。

  张十九想了想说道:“这事,我得想想。明天给您答复。袁爷爷,今天你们两个就在这里住下。一切,等明天再说。”见张十九话已至此,袁稻与林山也不好再说什么,只好在这里住下。

  给林山与袁稻整理房间的,正是那个呵斥袁稻的十六七岁的姑娘。她刚给两人整理好房间,对着正在四处打量的林山说道:“老实点,十二点以后,不要去一楼。卫生间,在二楼最左边。晚上出去,无论是谁叫你,都不要回头。这里规矩多,不比你们城里。”小姑娘梳着双马尾,虽然说着训斥人的话。却处处透着几分俏皮,让人记恨不起来。

  袁稻与林山和衣而卧,关灯之后。林山悄声问道:“袁老,您似乎认识那个文森特。”

  “有些事情,别在这里问。那个文森特与张十九,你招惹不起、老霍也招惹不起。”袁稻一改之前的温吞和善,冷声说道。

  “知道了。”林山点头,他以前干刑警时,也是不相信这类牛鬼蛇神的敏感词。但是在给霍家干活那一段经历,让他唯物主义价值观,发生了改变。

  ……

  张十三房间,张十三看着自己笔记本电脑。说道:“小黑与小白真坑。玩手游,打白银局都能输。”

  文森特倒挂在天花板上,头杵在张十九旁边。尽管开着灯,但已经看不见他的影子。只听他说道:“毕竟是两个老年人,玩不来游戏很正常。倒是你,别答应那个姓袁的,这件事上头已经注意到了。你再抛头露面,你这辈子、你下辈子都完了。不光如此,你的子孙后代都得跟着倒霉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而且我也不想帮霍家那个败家子。”张十九看着电脑。电脑之中是一个开着的文档,尽管没有人去操作,但每一秒文档上面都会出现不少的文字。

  是阴文。这不是给活人看得字,下面的公文都是用阴文写得

  张十九一直盯着文档,自然也认识这样的文字,忽然他的脸色一变,扭过头看着文森特说道:“这事,没那么简单。”

  见到张十九如此反应,文森特也是眉头一皱,当即身形一飘,落了下来,他站在张十九背后。他在看到文档上的内容后,脸色也是一变。他紧紧攥住拳头,脸上青、紫二色泛起。

  随着他情绪的变化,整个屋子里的温度也是降了下来,直到房间上的墙壁结上了一层白霜,他才缓了过来。

  “这次,你别去了。我去看看,都是老朋友了。我可是想死他们了。”文森特阴测测笑道。

  “你可拉倒吧。咱俩彼此彼此,我被下面盯上、你也是戴罪之身。用我们活人的话来讲,我这叫法外就医。你这是停职反省,你比我好不了多少。咱俩要是在闹出啥事,谁也保不住咱们。我去霍家,你留着,”张十九笑道。他知道文森特的爆脾气,他要是去了。换不如直接联系下面派鬼差来。

  文森特听到这个以后,不由得笑了起来,然后锤了张十九一拳,说道:“少来,只要一涉及当年民调局的线索,你小子比谁都上心。”

  张十九笑而不语。

  ……

  深夜一点,林山睡不着。他总是听到下面有人说话。这特码还让不让人睡觉了,上面总是有人强调新时代,新面貌。但总是有人拖社会道德发展的后腿。

  看着身边熟睡的袁稻,林山轻轻地从床上坐起,然后下床推开门走了出去。

  张十九那里还亮着灯,楼下亮着幽幽微光。林山正要下楼,忽然想起之前小姑娘提醒的过的事,林山咬了咬牙向房间走了回去。

  但是走到半路,下面的声音越来越大,甚至还传来一阵玻璃珠掉在地上的声音。

  “哥哥,我的玻璃球掉在下面了。你帮我捡一下好吗?”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响起,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小姑娘出现 在林山的身后。

  林山下意识的要回答,却听到一声冷喝。

  “死老太婆,我看你是不想投胎了。想试试油锅炸鬼,就早说。地下室里的那口铁锅随时给你留着。”不知什么时候,张十九已经出现在楼梯口冷冷地看着二人。

  林山一回头,发现那个小萝莉早已不见。

  “不是和你说过,晚上没什么事就不要出来吗,你是觉得自己的命很长吗?”张十九看着林山,一个劲的挖苦道。
楼主 时间:2018-12-20 14:45:05
  林山脸色则是有些迷茫,但是很快他就意识到什么,他问道:“十九爷,莫非……”

  “这个老东西死了快五十多年了。也吓过不少人,好在没出过人命。几天后,就会下去投胎。”张十九自言自语的说完,就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。他丝毫没有理会一边已经惊得下巴都快掉的林山。

  ……

  白日,又是一天的初始。

  经过昨晚的事,林山已经对张十九产生了一种敬畏的心态,在知道张十九答应要去救人后,林山的心情顿时放松了起来,一路上也是各种搭茬。

  听林山说了一路,张十九才知道林山原来是沙海市刑警队的队长,后来因为一次任务负伤后,从刑警队退居二线。那时林山不过二十三岁,本着还想着趁年轻再做一番事业,林山辞掉了警队的工作。去给霍家人办事,又在霍家的资助下开了一家保安公司。

  正逢公司初创之际,为了自己的大金主这里拿到更多的投资,且留个好印象。林山自告奋勇参与到这件事之中。但是张十九倒是觉得这个林山没有那么简单,他好像听人说过,霍家大少爷霍亮手底下有个叫林山的马仔下手最狠。

  而路上袁稻也是与张十九聊聊不少以前的事,张十九也是一一笑着回复。毕竟袁稻也是自己的长辈,张十九也是收起自己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。

  “十九爷,这么大的本事。怎么不想着去更大的地方发展发展,干嘛窝在这里?”林山好奇问道。

  “城里套路多,我这老实人玩不来。”换成林山,张十九就没有这么好的脾气了。或者说,在所有人面前,张十九都是这样一幅玩世不恭,外加生人勿进的样子。

  大约是两个小时的车程,一群人就赶到了霍家。

  刚从车上下来,在霍家的大门前。张十九的脸就变色,他鼻尖一抖,眉头拧成一个疙瘩。他在霍家的大门前摸了一把,然后呼了一口气。在张十九的眼里,霍家的大门上已经按满了一个个血色的手印,在霍家的大宅的外面的,张十九能够清楚的感受到一双双不善的眼睛在盯着他。

  连这里的天空之上都盘聚着浓浓的怨气。

  “这里死人了。”张十九严肃的说道。话音刚落,一个穿着黑衣服的保镖走到袁稻身后,不知说了什么。袁稻脸色一沉回应道:“告诉你们老板。人,我给请来了。能不能留住,请人家救人就看他的了。还有,一定要好好补偿死者家属”

  那人走后,袁稻走到张十九身前笑道:“昨天,确实有个花匠不小心……”

  “和姓霍的说,多给人家点钱。人家替他儿子挡了一劫,别太为富不仁了。袁爷爷,别人的命就不是命了?”张十九冷声说道。他看得出来,袁稻用了不光彩的手段,为霍亮续命。不过他学艺不精,没有本事。却用了最不该用,却最直接的方式。

  用别人的命,来给霍亮挡劫。从而达到续命的结果。

  穷人站在十字街头耍十把钢勾,勾不到亲人骨肉。富人在深山老林舞刀枪棍棒,打不散无义宾朋。

  世道,多会儿都是这样的世道。人,多会儿都有这样的人。

  一条命,有人值钱。有的人的命,在别人看来,就是不值钱。

  我们究竟在什么时候,才变成这样。
楼主 时间:2018-12-20 14:46:12
  在知道张十九他们过来之后,霍家的掌权人,也就是林山的口中的“霍老板”,早早的等在外面要迎接张十九。

  “久仰十九爷在道上的大名,还请十九爷救救我的儿子,我霍开就算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。”霍开一身笔挺的黑色西服,相貌堂堂,虽是一副成功人士的派头,但言语中的恳切却不像作假。

  哪有父母不心疼孩子的,无论孩子在外面闯多大的祸,父母依旧是他最后的护盾。

  而我们,通常都是在惹出一大翻天大的祸事之后,怯懦地躲回家中,让自己父母为我们搽屁股。

  “如果你对其他人,哪怕有对儿子十分之一的好。你们家也不会落得今天这样的下场。”张十九并没有因为他对儿子舔犊之情而感到感动,而是语气近乎于幽冷的说道。你霍开是对自己的儿子不错,但是你对别人就是不近人情了。
楼主 时间:2018-12-20 14:46:50
  霍开在见到张十九如此,也没有动怒。只是左手的食指在右手的戒指上来或摩挲着,他眨了眨眼,接着说道:“十九爷,我也是没办法……“

  “没办法,就是用别人的命,去给你儿子续命吗?自己管不好儿子,反倒连累其他人赔命。”张十九一个劲的冷笑着。另一边的袁稻见事情发展到如此地步,开口解释道:“十九伢子,老霍和他们签过协议。他们也愿意这样,老霍时候会给他们一笔丰厚的抚恤金。”

  “就是因为他们和你签了合同,我现在还站在这里。我不能挡人家发财的路,但是我不能不是个人。霍老板,老实说,你的儿子就是活该。但碍于袁爷爷与我家的交情,我不能不给他这个面子。有些话,我只说一遍,这次之后,你儿子要是还不好好做人,再去做些不该做的事情。神仙也救不了他。”张十九看着霍开,一字一句地说道。霍开只得一个劲的点头赔不是,在看到张十九的脸色有些缓和后,霍开才领着人到了自己儿子的房间。

  一进房间,张十九就问道一股浓浓的发霉味。躺在床上的年轻人面色铁青,旁边衣着亮丽的女子则是陪在床边,一脸忧色的看着自己的儿子。

  “阿丽,这是十九爷。钱老爷子那件事,就是这位爷弄好的。”霍开带着张十九等人走进屋子,对着床边的女子的说道。

  女子朝张十九等人点头示意。之后,又将关注点放在自己儿子的身上。

  严父慈母,真是令人羡慕、真是其乐融融。
楼主 时间:2018-12-20 14:47:09
  但张十九从来不信这个,他相信得永远都是已经发生。这世间的一切事,无论其他人说什么、表现出什么。真正值得相信得是他做出了什么。虽然说张十九干得是非唯物主义的工作,但是他却是一个唯事论者。

  沙海市霍家,他早有耳闻。三天前他就收到霍家少爷出事的消息,他当时就料到这件事最后肯定会来找自己。所以他特地查了S省大名鼎鼎的霍家。

  说到霍家的崛起,那是一步步血淋淋的资本积累史。一开始的霍家是做矿产生意的,之后越做越大,收购了好几处金矿。又从金矿生意转型做贸易,再到如今其产业已经渗透在沙海市各行各业。

  资本的积累,从来都是血腥的,在霍家一代人发家的道路上,倒在霍开手上的人。

  早已不及其数。

  然后他又查到了霍开的独子霍亮,虽然说这个霍亮一屁股风流债,但是作为集团继承人确是有着一等一的能力。比起他的父亲,这个霍亮的做事更为狠辣、但同时又能将集团上下的人心收拢在一起。用林山的话来讲,霍亮就是那种:让你死,你也能死得心甘情愿的领导。最重要的是,张十九查到这个霍亮虽然有情感问题,但是却从来没有出现过逼死过女人的情况。
楼主 时间:2018-12-20 14:47:38
  张十九继续观察着这间屋子,通风、光照,屋内布置都不没毛病,但是反观躺在床上的霍亮的左手却是不停地在抖。张十九走到床前对着霍夫人说道:“让让,顺便让人关住门和窗户,记住要关紧。让我和他单独呆一会儿。”

  霍夫人点头表示许可。

  当屋子里只剩张十九与霍亮时,张十九走到霍亮的床前说道:“地狱空荡荡,人间满当当呀。姐们儿,我知道他不是个东西。但是你这动静闹得有点大,你说,这都几条人命了。姐们儿,人有人道,鬼有鬼道。这家伙对不起你,我知道。他也该死,你来找他偿命,正常。但是啊,你这动静大了。那个袁稻,你看出来没,那老东西坏呀,他就是想把事情闹大,把鬼差引来。鬼差来了,姐妹们儿你说,你能讨好吗?别说转世了,你连六道都进不去。这辈子咱们没有赚到,咱们下辈子捞个好行吗?”

  说着张十九清了清嗓子,又接着说道:“五十年前,地府那边换了新的领导班底。黑白无常之下,新设武装办事鬼差,专门处理人间的厉鬼伤人案。而且它们直接受钟馗指挥。你们这些事,用人间的话来讲就是——你们现在所作的事就是扰乱人间治安“恐怖分子”。钟馗什么人,你们也知道。他来了,咱就不是在这里讲道理了。你们轻则进十八层地狱改造,重则 魂飞魄散。而且姐们儿呀,现在不比以前了,现在几乎每个乡镇都有鬼差盯着,出一点事,地府那边就能知道。现在人间能下阴的能人没几个了,到时候没人保得住你。”
楼主 时间:2018-12-20 14:48:02
  张十九的话音刚落,屋子里温度骤然下降。两边的窗户与门明明都关着,却有一阵阴风刮起。

  一直躺在床上的霍亮一下子睁开眼睛,坐了起来,发出一阵尖锐刺耳的声音,说道:“你不用说这么多。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,难道我和我肚子里的孩子就白死了吗?难道姓霍的一家就该随意害人是吗?”

  张十九心中冷笑,你戏真多。我随便说个人设,你就钻过来上道,当女主角。这霍亮,我都在下面把他的生平都查遍了。你给我搁这里演,行,老子 陪你演到底。

  看着面容铁青的霍亮,张十九并没有惊慌失措,而是继续苦口婆心的劝道:“姐们儿,听我一句劝。善恶到头终有报,霍家人自有报应。你没有必要为了这样一家人,搭上自己。”说来也怪,张十九在人前一副玩世不恭,对谁都是爱搭不理的样子,可是一对上这些“东西”那可就来兴致,宛如居委会大妈一样认真负责。能讲理来,绝先不动手。

  听了张十九的话,“霍亮”有些迟疑了,张十九的话确实在理,把霍亮弄死是十分解气。但是,下面若是追查起来,以她的道行也确实没法应付。而且也有人跟她交代了,让她们不惜一切代价缠着霍亮,如果有一个叫张十九的人来了,就想办法拖延住他。

  就在这时,外边紧闭的窗户,忽然开了一个缝。一道黑气涌入霍亮体内。

  这一开不要,霍亮直接面部筋肉一抽,神色变得狰狞可怖起来。
楼主 时间:2018-12-20 14:48:51
  “你和他们一样,都是害人的混蛋!死吧!”忽然霍亮眼里泛出红色的凶光。直接抬起两只手掐向张十九。

  也亏张十九反应及时,一巴掌反拍下去,又侧身躲过霍亮的扑身。张十九借着机会,一巴掌排在霍亮的背后,只听他嘴里念叨了一句:“赦,退散。”

  只是最简单的一句,霍亮直接趴在了地上,那股黑气从他身上升起,要往外离开。

  “给外边的家伙们带句话,我不管你们什么来头。我今天来了,这里就不会再死人了。我,张十九在此。有什么尽管来,我都接着!”看着要从窗户缝飞出的黑气,张十九淡道。

  “十九爷,刚才……”那个“霍亮”又醒了过来,一脸迷茫的看着张十九。

  “没什么。有人那你们当枪使。做人得提防小人暗算,做鬼也不得安生。说到底,还是人不足蛇吞象。这事,我张十九管定了。”张十九饶有趣味地看着“霍亮”。事情似乎更不简单了,那群隐藏在风鳞镇的家伙们已经露出了狐狸尾巴。

  而这群假装来索命的女鬼,也更是可笑,演技虚浮的可以媲美某影星。
楼主 时间:2018-12-20 14:50:03
  “行了,你先离开霍亮的身子。我有事交代他,等到了时间,我会联系你们。”张十九说完,只见霍亮的身子上飘出一股白烟,随着窗前的风飘散而去。

  “连厉鬼都不是,就敢出来吓唬人。倒是被人把魂炼了,连哭的地方都没有。”张十九看着远去的白烟,心中不由的嘲弄一笑。
  看全+楼楼 微丨惢丨
  在张十九看来,霍家的事也许并不是他们惹着什么了,也许鬼喊捉鬼也不一定呢?看着床上躺着的霍亮,张十九说道:“好之为之。人的命只有一条,该醒了。”说完张十九就走出了房间。
  公丨丨丨重丨丨丨耗丨丨丨——》【小僵哥】

  躺在床上的霍亮,嘴角微微咧开了一个诡异的弧度。
  回 寿衣店
  “张十九,果然有些本事啊。”在霍家的一个不知名的房间中,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人幽幽的说道。
楼主 时间:2018-12-20 14:50:29
  入夜,今夜的霍家十分热闹。霍老板、霍夫人很开心。

  理由很简单,昏迷了很多天的霍家大少爷霍亮终于醒了。整整十天,他终于醒了。霍老板一边赞叹十九爷功力不俗,一边在宅子里举办一个家庭庆祝宴会。

  张十九并没有参与到霍家宴会,而是在十点之后就安静的躺在屋子里。听着屋外树叶的飒飒作响声,那些摇晃的树枝从屋子里往外看,就好像扭曲肢体一般。

  它像是在招呼你,招呼你。

  过来呀,过来呀。

  张十九看着树枝,他现在特别盼望从窗户那边,慢慢地垂下一双脚、一个穿白衣服的女人、一条老长的舌头。
楼主 时间:2018-12-20 14:50:45
  可惜了,从三年前他在道上打上十九爷这个名头开始,这些可爱的小东西们就对他敬而远之了。以他所在那间寿衣店方圆十里之内,没有一只鬼物敢造次。其实仔细想想,无论是人和鬼,贪欲才是最可怕。

  别人做梦都不想遇上那些脏东西,而他却总是希望这些可爱的小东西能来安排一下他无聊的日常,能像他手机里的诈骗电话一样。一天到晚总是问他买房吗?买车吗?买各种东西吗?其实张十九一直很想告诉那些人,别这么拼,兄弟。那个小盒才是你永远的家,虽然它不大。

  那些小可爱呀,最好一天到晚,多来上几个。也省得他陪小黑、小白两个血坑打手游。

  想着想着,张十九打了一个哈欠。

  他睡着了,就此入梦。

  梦里,他回到了他开得那家寿衣店里。

  他在二楼自己的那间小小的办公室里,那里的摆设一切皆如往昔,如往日他的那间办公室一样。

  文森特站在墙边,背靠着墙。他嘴里叼着一个烟斗,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,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。只听他说道:“情况怎么样?”

  张十三坐在自己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,依旧是他招牌式的玩世不恭一笑。说道:“还能有啥,狗爹养得混蛋不干人事。把人肚子搞大了,又嫌烦,找人把母子二人做了以后,人家怨气难平找上门了呗。”
楼主 时间:2018-12-20 14:52:33
  哪知道文森特听到这句话后,一脸的不相信,文森特戏谑的笑道:“你觉得,那个霍亮真得会是这样的人。”

  张十九摇了摇头,说道:“伟大领袖曾说过,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。我犯了一个武断认知的错误。经过调查,这个霍亮虽然有些作风问题。但是这个人,确实有些本事。我不该听信传言就将这个人随意定性。”

  “少来。这些话,你留着对下面说。说人话。”文森特白了他一眼说道。

  “这个霍亮虽然和很多人女人有着扯不清的关系,但是根本就没有做过把人肚子弄大,然后杀人灭口的事。而且那个附在霍亮身上的鬼,根本就不是什么厉鬼之类的。她就是一个拖用来,掩人耳目的。结果差点被人当刀用了。”结合在霍亮房间发生的事,张十九捏着下巴说道。

  “说实话,就这么点事。你会找我来?还是在梦里,用这么隐蔽的方式?”文森特玩味的看着张十九。

  被看穿心事的张十九不由地失笑,接着说道:“没错。在某人的剧本里,霍亮这个“混蛋”不止把一个人的肚子搞大,他搞了三个人。现在三对子母鬼,找他。这还不是最棘手的,整个霍家的宅子外,几乎被恶鬼们围住了。袁稻那个老不死的,还布了一个替死阵,用那些仆人们的命给霍家人挡劫。然后事情大了,找到我这里。然后我替天行道、大义灭亲,杀了袁稻、灭了霍家。很符合我这个没有了民调局庇护后,一只丧心病狂的丧家之犬人设。”张十九嘴角一勾。

  文森特沉默了一会儿,说道:“虽然是局,但是平常袁稻仗着和你们家还有民调局的那几位有些交情,这些年有些事确实做得过分了。”

  张十三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这次之所以答应他,去给霍家人把这件事了。也是借这件事和他彻底划清界限。恩情归恩情,但是有些事是原则。”张十九虽然这样说着,但是心里却是在担心另一件事。

  如果这个袁稻是假的呢?真正的袁稻,是根本没有从自己爷爷、父亲手里学到过真东西的。而且根据张十九在霍家大宅的具体观察,这个替死阵与其说是阵,更像是一种巫术。

  不过说到,行朋友事。这世上有些人啊,确实是做得过分。他们仗着和其他有本事之人的交情,招摇撞骗、坑蒙世人,在得到一些好处之后,不但不见好就收,还变本加厉。这样的人,就该和他们划清界限,永远不相往来。

  故人有云:勿交损友。
楼主 时间:2018-12-20 14:53:29
  越想越烦心,张十九索性就放下霍家的事,展了展腰说道:“老文,你那里怎么样了。这件事,下面怎么说?”

  文森特抽了一口烟,说道:“我和下面打了一个招呼,下面的意思是你先招呼着,实在不行小黑就带人来实行区域净化。”

  这一次轮到张十九沉默了,过了一会儿张十九开口道:“民调局出来的人,不能说不行。这事我接手了,我来干。要是让别人来搽屁股,若是有一天下去了,高局长得打死我。”

  “可是民调局已经没了。活着得人还有几个?大家都当这件事已经过去了,只有你还念念不忘。十九呀,人不能沉浸在过去。”文森特劝道。

  张十九摇了摇头,坚定的说道:“老文,民调局只要还有一个人在,那它就在!我张十九这辈子没别的想法,就是想重建民调局。”

  ……

  又是一日,云淡风轻。

  霍开早早就侯在了张十九的房间门前,等着张十九推开门后,便激动地握住张十九的手说道:“多谢十九爷,要是没有十九爷,我的儿子……”

  “没用的话,就别说了。你只要答应我,以后看好的你的儿子,你们霍家多做些上对得起人民群众、下积阴德的事,就行。”

  霍开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和我的爱人已经决定,这件事后捐出我霍家百分之八十的股份。并且补偿那些受害人,让他们的家人过上富足的日子。至于我的儿子,我已经联系监狱方面,过些日子就让他去自首。唉,说出也不怕十九爷见笑,这些年我和夫人忙于家族的生意,却疏忽了对儿子的教育,结果出了这样的事,着实令人痛心呀。”
楼主 时间:2018-12-20 14:54:11
  张十九在听到霍开决定送自己的儿子去自首时,也是一愣。他没有想到这个霍开居然这么有魄力,要大义灭情。不过转过弯一想,以霍家的实力,霍亮这些事唤作常人必是死路一条,但是他的运作下也就不一定了。霍开纵横沙海市这么多年,果真还是有些手段。

  张十九左右权衡一下,说道:“这样吧,我去问问那些人。不过,霍老板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。您的儿子,惹上得可不是几个瞎眼的姑娘。他去过风鳞镇,什么事和风鳞镇一旦挂上关系,那都不好整。”

  听到张十九如此回答,霍开也不由眉头一皱说道:“可是,霍某实在是想不出该怎么解决了。十三爷,霍某能做到的,只有在物质上补偿那些受害人,并且在不伤害自己家人的前提下严加管教自己的儿子。”

  张十三摆了摆手说道:“先忙完这一件事,再说吧。霍老板,希望你的钱在“那些东西”面前也好使。”张十三说完,就一个人走到霍家的大门口,他特意向身后摆了摆手示意不要跟着他。

  他走到门口说道:“这件事,就这么算了。你们三个的家人,霍家负责了,并且保证今后的生活条件是小康之上。你们三个我知道,好不容易投一次胎遇见这样的事,也是不倒霉。下边我也打过招呼了,你们六个今天晚上一起去张家寿衣店门口,有人带你们直接下去。我已经安排好了,你们下辈子保证都是钱、权富足的人家。霍家的事,你们就撒手吧,别被其他人蛊惑。这辈子亏了,下辈子我已经给你们补上了。”
楼主 时间:2018-12-20 14:54:24
  忽然张十九眉头一皱指着门那边拐角说道:“你特码的别不乐意,老子是知道你们吃亏了、有冤屈,才这样办事的。唤作以前只要这里死了人,才不管什么坏人、冤枉鬼,二话不说直接弄你们个魄散。”张十九话虽然说得如此霸道,实际上却是在给某后主使看得。

  从见到霍亮开始,他就在演戏,对面的也在演戏。大家都在一张棋盘上。至于背后下棋的人是谁,那就不知道了。

  这本来是一出看似很简单的鬼上身,但是当张十九到了霍家之后才发现,事情远没有自己想得那么简单。霍家大少爷究竟从风鳞镇带回了什么样的东西?又是什么人要追杀到此?霍家真得如表面上那样,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业家族吗?

  想着想着,阵阵阴风刮起,四周已经结一层冰霜。

  看来这文戏完了,该武戏了。
楼主 时间:2018-12-20 14:54:50
  入夜,今夜的霍家十分热闹。霍老板、霍夫人很开心。

  理由很简单,昏迷了很多天的霍家大少爷霍亮终于醒了。整整十天,他终于醒了。霍老板一边赞叹十九爷功力不俗,一边在宅子里举办一个家庭庆祝宴会。

  张十九并没有参与到霍家宴会,而是在十点之后就安静的躺在屋子里。听着屋外树叶的飒飒作响声,那些摇晃的树枝从屋子里往外看,就好像扭曲肢体一般。

  它像是在招呼你,招呼你。

  过来呀,过来呀。

  张十九看着树枝,他现在特别盼望从窗户那边,慢慢地垂下一双脚、一个穿白衣服的女人、一条老长的舌头。

  可惜了,从三年前他在道上打上十九爷这个名头开始,这些可爱的小东西们就对他敬而远之了。以他所在那间寿衣店方圆十里之内,没有一只鬼物敢造次。其实仔细想想,无论是人和鬼,贪欲才是最可怕。
楼主 时间:2018-12-20 14:55:02
  别人做梦都不想遇上那些脏东西,而他却总是希望这些可爱的小东西能来安排一下他无聊的日常,能像他手机里的诈骗电话一样。一天到晚总是问他买房吗?买车吗?买各种东西吗?其实张十九一直很想告诉那些人,别这么拼,兄弟。那个小盒才是你永远的家,虽然它不大。

  那些小可爱呀,最好一天到晚,多来上几个。也省得他陪小黑、小白两个血坑打手游。

  想着想着,张十九打了一个哈欠。

  他睡着了,就此入梦。

  梦里,他回到了他开得那家寿衣店里。

  他在二楼自己的那间小小的办公室里,那里的摆设一切皆如往昔,如往日他的那间办公室一样。

  文森特站在墙边,背靠着墙。他嘴里叼着一个烟斗,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,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。只听他说道:“情况怎么样?”

  张十三坐在自己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,依旧是他招牌式的玩世不恭一笑。说道:“还能有啥,狗爹养得混蛋不干人事。把人肚子搞大了,又嫌烦,找人把母子二人做了以后,人家怨气难平找上门了呗。”

  哪知道文森特听到这句话后,一脸的不相信,文森特戏谑的笑道:“你觉得,那个霍亮真得会是这样的人。”

  张十九摇了摇头,说道:“伟大领袖曾说过,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。我犯了一个武断认知的错误。经过调查,这个霍亮虽然有些作风问题。但是这个人,确实有些本事。我不该听信传言就将这个人随意定性。”

  “少来。这些话,你留着对下面说。说人话。”文森特白了他一眼说道。
楼主 时间:2018-12-20 14:55:49
  “这个霍亮虽然和很多人女人有着扯不清的关系,但是根本就没有做过把人肚子弄大,然后杀人灭口的事。而且那个附在霍亮身上的鬼,根本就不是什么厉鬼之类的。她就是一个拖用来,掩人耳目的。结果差点被人当刀用了。”结合在霍亮房间发生的事,张十九捏着下巴说道。

  “说实话,就这么点事。你会找我来?还是在梦里,用这么隐蔽的方式?”文森特玩味的看着张十九。

  被看穿心事的张十九不由地失笑,接着说道:“没错。在某人的剧本里,霍亮这个“混蛋”不止把一个人的肚子搞大,他搞了三个人。现在三对子母鬼,找他。这还不是最棘手的,整个霍家的宅子外,几乎被恶鬼们围住了。袁稻那个老不死的,还布了一个替死阵,用那些仆人们的命给霍家人挡劫。然后事情大了,找到我这里。然后我替天行道、大义灭亲,杀了袁稻、灭了霍家。很符合我这个没有了民调局庇护后,一只丧心病狂的丧家之犬人设。”张十九嘴角一勾。

  文森特沉默了一会儿,说道:“虽然是局,但是平常袁稻仗着和你们家还有民调局的那几位有些交情,这些年有些事确实做得过分了。”

  张十三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这次之所以答应他,去给霍家人把这件事了。也是借这件事和他彻底划清界限。恩情归恩情,但是有些事是原则。”张十九虽然这样说着,但是心里却是在担心另一件事。

  如果这个袁稻是假的呢?真正的袁稻,是根本没有从自己爷爷、父亲手里学到过真东西的。而且根据张十九在霍家大宅的具体观察,这个替死阵与其说是阵,更像是一种巫术。
楼主 时间:2018-12-20 14:56:00
  不过说到,行朋友事。这世上有些人啊,确实是做得过分。他们仗着和其他有本事之人的交情,招摇撞骗、坑蒙世人,在得到一些好处之后,不但不见好就收,还变本加厉。这样的人,就该和他们划清界限,永远不相往来。

  故人有云:勿交损友。

  越想越烦心,张十九索性就放下霍家的事,展了展腰说道:“老文,你那里怎么样了。这件事,下面怎么说?”

  文森特抽了一口烟,说道:“我和下面打了一个招呼,下面的意思是你先招呼着,实在不行小黑就带人来实行区域净化。”

  这一次轮到张十九沉默了,过了一会儿张十九开口道:“民调局出来的人,不能说不行。这事我接手了,我来干。要是让别人来搽屁股,若是有一天下去了,高局长得打死我。”

  “可是民调局已经没了。活着得人还有几个?大家都当这件事已经过去了,只有你还念念不忘。十九呀,人不能沉浸在过去。”文森特劝道。

  张十九摇了摇头,坚定的说道:“老文,民调局只要还有一个人在,那它就在!我张十九这辈子没别的想法,就是想重建民调局。”
楼主 时间:2018-12-20 14:56:16
  又是一日,云淡风轻。

  霍开早早就侯在了张十九的房间门前,等着张十九推开门后,便激动地握住张十九的手说道:“多谢十九爷,要是没有十九爷,我的儿子……”

  “没用的话,就别说了。你只要答应我,以后看好的你的儿子,你们霍家多做些上对得起人民群众、下积阴德的事,就行。”

  霍开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和我的爱人已经决定,这件事后捐出我霍家百分之八十的股份。并且补偿那些受害人,让他们的家人过上富足的日子。至于我的儿子,我已经联系监狱方面,过些日子就让他去自首。唉,说出也不怕十九爷见笑,这些年我和夫人忙于家族的生意,却疏忽了对儿子的教育,结果出了这样的事,着实令人痛心呀。”

  张十九在听到霍开决定送自己的儿子去自首时,也是一愣。他没有想到这个霍开居然这么有魄力,要大义灭情。不过转过弯一想,以霍家的实力,霍亮这些事唤作常人必是死路一条,但是他的运作下也就不一定了。霍开纵横沙海市这么多年,果真还是有些手段。
楼主 时间:2018-12-20 14:57:09
  张十九左右权衡一下,说道:“这样吧,我去问问那些人。不过,霍老板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。您的儿子,惹上得可不是几个瞎眼的姑娘。他去过风鳞镇,什么事和风鳞镇一旦挂上关系,那都不好整。”

  听到张十九如此回答,霍开也不由眉头一皱说道:“可是,霍某实在是想不出该怎么解决了。十三爷,霍某能做到的,只有在物质上补偿那些受害人,并且在不伤害自己家人的前提下严加管教自己的儿子。”

  张十三摆了摆手说道:“先忙完这一件事,再说吧。霍老板,希望你的钱在“那些东西”面前也好使。”张十三说完,就一个人走到霍家的大门口,他特意向身后摆了摆手示意不要跟着他。

  他走到门口说道:“这件事,就这么算了。你们三个的家人,霍家负责了,并且保证今后的生活条件是小康之上。你们三个我知道,好不容易投一次胎遇见这样的事,也是不倒霉。下边我也打过招呼了,你们六个今天晚上一起去张家寿衣店门口,有人带你们直接下去。我已经安排好了,你们下辈子保证都是钱、权富足的人家。霍家的事,你们就撒手吧,别被其他人蛊惑。这辈子亏了,下辈子我已经给你们补上了。”

  忽然张十九眉头一皱指着门那边拐角说道:“你特码的别不乐意,老子是知道你们吃亏了、有冤屈,才这样办事的。唤作以前只要这里死了人,才不管什么坏人、冤枉鬼,二话不说直接弄你们个魄散。”张十九话虽然说得如此霸道,实际上却是在给某后主使看得。

  从见到霍亮开始,他就在演戏,对面的也在演戏。大家都在一张棋盘上。至于背后下棋的人是谁,那就不知道了。

  这本来是一出看似很简单的鬼上身,但是当张十九到了霍家之后才发现,事情远没有自己想得那么简单。霍家大少爷究竟从风鳞镇带回了什么样的东西?又是什么人要追杀到此?霍家真得如表面上那样,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业家族吗?

  想着想着,阵阵阴风刮起,四周已经结一层冰霜。

  看来这文戏完了,该武戏了。
楼主 时间:2018-12-20 14:57:18
  一阵阵的阴风刮起,在张十九的眼里看到却是浑身青黑的婴儿已经朝他扑来,嘴里还嘤嘤呀呀的叫唤地不停。这是一个鬼婴,母子鬼厉害就厉害在这个鬼婴上面。

  所谓鬼婴,在坊间有这样一种说法。说是:一些在十八炼狱中受尽了折磨的罪人,好不容易等到了一个转世投胎的机会。结果却胎死腹中,这样的婴儿往往怨气最凶。

  张十九二话不说,直接一巴掌拍了上去,但是那婴儿动作奇快无比,十分轻易的避开了张十九的这一巴掌。

  张十九本来想着,既然是霍家愿意补偿你们,大家就都借坡下驴。这事作罢,反正你们也得到应有的补偿。而且这戏还特码挺真,自己昨天刚在梦里和文森特说过有三个子母鬼,今天就真得给自己来了三个。国家电影事业要是有你们这样的人才,早就走出世界了。

  话题这个鬼婴,怨气却大得惊人,根本不接受张十九的条件。而张十九对待这样事,从来都是只要你敢跟我呲牙,我就直接打得你魂飞魄散,不管你有多大的冤屈。跟执法人员动手,就是暴力抗法,对待暴力抗法只有一个词。

  镇压。

  只见,张十九眼里冷光一闪,反手就是一招,只见他的掌心中一个深红色的“赦”字亮起,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吸力,瞬间将那个婴儿吸到张十九的掌里。

  “天师有道,恶鬼无赦!”张十九捏着那个鬼婴的脑袋,冷冷的说道。
楼主 时间:2018-12-20 14:57:11
  一团红色的火焰从张十九的手上向婴儿的身上窜去,只听那个婴儿发出一声惨痛的尖叫。便在汹汹燃烧的烈火中,化为一道白烟。

  是白烟,也是一段孽缘。只不过这白烟之中,还有着淡淡的黑气。

  “你们还有什么想法,就一块说出来,毕竟公家办事,难免有照顾不到的地方。”看着门前角落那里蹲着的三个年轻女子,和她们身边趴着两个青黑色婴儿,张十九问道。

  “全凭十九爷安排。”一个女子颤抖的说道。她本来以为这个年轻人,只是一个较为厉害通灵人,却没有想到他居然可以单手将鬼婴灭杀。

  “听您的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无论人鬼,都要讲一个规矩。大家按着规矩来,一切才不会乱套。冤有头,债有主,他害了你和你的孩子,你来找他索命,这个没毛病。但是,我既然给了你们更好的条件,也给了你们的面子。

  大家面对的都是皆大欢喜的结局,你们投个好胎、家人过上富裕的生活,霍家保住他们的继承人都毛病是吧?但是,你现在再闹,就是不讲规矩了。虽然这是在演戏,但是张十九依旧也是在按他的规矩办事。

  不讲规矩,无论是人还是鬼。都混不下去。

  言归正传,见其他几位“好朋友”如此好说话后,张十九才满意的点了点头。然后向霍家宅子那边走去。

  而在远处一直观望霍开等人,只看见张十九在那边不知道自言自语的说些什么,紧接着就发怒,手里冒出一股白烟后,结束了。

  另一边在一直旁观的袁稻则是额头直冒冷汗,他没有想到这才几年不见,张十九的功力更加精深了。他一直以为当年民调局一案后,张十九勉强捡了一命回来,这辈子也就那样了。也就是靠着以前的老本与关系,让一些“东西”卖他个面子,混口饭吃。
楼主 时间:2018-12-20 14:57:38
  但是谁能知道,这才几年,这小子的本事比起以前,又上一层楼。

  “霍老板,这件事结束了。该谈谈,风鳞镇了。这几位只想要你儿子的命,但是沾上了风鳞镇,你们全家都跑不了。”张十九走了过来说道。

  霍开看了一眼袁稻,袁稻有些艰难的点了点头,低声说道:“如今,也只有他能解决了。毕竟事关风鳞镇,不能马虎呀。”
楼主 时间:2018-12-20 14:57:48
  在进入霍家客厅前,有这样一个插曲。在霍家的院子里,那片宽阔的草地上,张十九感受到一道怪异,且充满敌意的目光。当他想要寻找这道目光的来源时,却在霍家的草地上发现了一只怪异的虫子。

  一只通体幽红,如同蟞一样指头大小的虫子的尸体。张十九没有声张,只是将虫尸揣进了兜子里。

  黑气、幽红色的虫尸,看来那群家伙是真不想放过霍家了。

  然后找了一个借口,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内。他和霍家的几个仆人要了几张纸,在坊间内叠了几个15厘米高的纸人,然后在几个纸人身上吹了一口气。

  躺在桌子上的纸人,都站了起来。张十九对着一个纸人说道:“下去打个报告,就说有些东西跑上来了。叫小黑和老钟说一声。带人来吧,准备武装净化。这次,我没意见。”说完,那个纸人就凭空燃烧起来。

  “你回去告诉文森特一声,叫他过来。必须在今晚之前赶到。来晚了,这里就是第二个风鳞镇。”那个纸人顺着窗户跑了出去。

  “你们几个,今天晚上给我守住大门。我倒要看看这个请君入瓮,请得是谁?”安排完所有纸人后,张十九才颓然坐在床上,喘着粗气。

  就在这时,门响了。

  “十九爷,老爷与袁大师请您过去。”

  ……

  霍家客厅。

  霍家奉上的民贵不香茗,张十九一口没动,而是一直听着霍开发言。一边的袁稻也在适当的时候,发言补充。事实就像一开始说得那样,霍家少爷霍亮不听劝告,一意孤行要去风鳞镇探险。

  导致现在这样的结果。而袁稻用人命帮霍亮挡着得,也是来自风鳞镇的存在。

  但是对于张十九来讲,这样的东西显然不是他想了解的。或者说,这根本就不是事情的真相。

  从来没有普通人能活着从风鳞镇走出来,而那三对子母鬼不过是在霍开从风鳞镇走出后才缠上的霍亮,但是在张十九第一眼见到霍亮的时候,他的身上却有另外一道气息。

  这道气息属于风鳞镇。

  也就是说真正导致霍亮昏迷的不是子母鬼缠身,而是那个东西。
楼主 时间:2018-12-20 14:58:07
  “霍老板,有些东西藏着掖着,不好。说清楚了,也许就能救所有人一条命。不说,今天在这里的所有人,除了我。都得死。”张十九继续问道。正是因为霍家这件事中,有风鳞镇的影子他才决定来这里摆平这件事。而对方也知道,只有与【风鳞镇】相关的东西或者信息,才能把自己吸引过来。

  而民调局最后一个案子,也是调查风鳞镇事件。

  张十九猜测,这件事上,救霍亮是假、子母鬼是假,唯有【风鳞镇】才是真的。这一切应该都是在霍亮从风鳞镇带回的那一件东西上。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张十九决定要好好看看。他倒想知道,霍亮究竟带了什么东西回到了沙海市。

  于是乎,在谈话中,他一直将重心侧重在东西上

  霍开咬了咬牙,说道:“事情是这样的。其实……”

  就在这时,一个仆人急冲冲的走了进来说道:“老爷,少爷他不见了。”
楼主 时间:2018-12-20 14:58:09
  “少爷……少爷不见了?”霍开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惊说不话来,他看向袁稻眼里满是求助的神色,袁稻这是也慌了神,要知道霍家只有霍亮一根独苗,他要是有什么事,那么对整个霍家的打击无疑是惊雷天降。

  “十九伢子,这……”袁稻看向张十九,因为霍亮的突然失踪,他也慌了神。他看向张十九,希望张十九能给出什么可行的建议。

  “人丢了,就去找。还愣着,外面的东西是什么?袁爷爷你比我清楚,他要是真得到了宅子外面,绝对活不过半个小时。”张十九靠在沙发上说道。

  袁稻一身冷汗。

  一边的张十九但是观察起了袁稻,袁稻为什么在霍家这件事里如此上心,如果说是因为霍家给了袁稻钱,袁稻收了钱给人办事。

  这没毛病,在理。但是在霍家的所见所闻,推翻张十九原先的假设。霍家的外面可是被一群恶鬼围着,这里的情况已经是十万火急了。再待在霍家,那就是找死了。

  但是,袁稻是什么人。张十九可是知道,这个家伙那绝对是个招摇撞骗,又胆小怕事的人。如果是遇见像霍家这样的事,他绝对是不掺和的。而今天他却在劝自己参与进来。他究竟在想什么。
楼主 时间:2018-12-20 14:58:19
  回想现在呢?他袁稻居然懂用别人的命去给霍家人挡劫的方法。而且他虽然从自己家里学了这么一招半式,用来讨生活。但是自己爷爷、父亲是绝对没有教过他这样的方法。

  但是事情,就是这样发生了。那么只有一个结论了。

  他不是他,这个袁稻有可能是假的。

  在这样紧要关头,自己的爱子失踪。霍开情急之下,派出了霍家所有的人员去寻找霍亮,找遍了整个霍家别墅,也没有找到霍亮的影子。

  这下子可急坏了霍开夫妇,霍夫人看了霍开一眼,欲言又止。霍开注意到了自己妻子的目光,咽了咽口水,接着摇了摇头。

  张十九自然将二人的动作收入眼底,他心中冷笑一声,他倒是想看看这个霍开能坚持到多久。

  张十九就在这里继续坐着,一边喝茶一看着霍家夫妇。倒是袁稻有些坐不住了,他看了看表,走到张十九身边低声说道:“十九伢子,你就别坐着了。快想想办法,霍亮他……”
楼主 时间:2018-12-20 14:58:31
  就在这时,一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,说道:“老板,少爷找到了。那个少爷他……”

  “亮亮他怎么了?你快说呀!”到底还是母亲最着急孩子,霍夫人在得知霍亮被找到之后。

  只见那个穿黑西服的男人吞吞吐吐的说道:“少爷他,情况不是太好。夫人,您和老板还是去看看吧。”

  等到所有人到了霍亮所在的那个房间后,都被霍亮此时的样子下了一跳。

  躺在床上的霍亮,脸整个都肿了两倍,肿胀的体表上,似乎还有一些蝌蚪在游动。

  “现在再不说,谁也救不了他。说吧,你们让他去风鳞镇带回什么东西。有些东西,不该给人拿得,活人拿了,会遭祸的。”张十九看着躺在床上的霍亮,又看了一眼霍开夫妇说道。而在内心之中,张十九却在怀疑,这个霍亮是不是中了蛊。
作者: 时间:2018-12-23 13:27:42
  老板,卖票子吗
来自 | 举报 | 收藏 | 31楼 | 点赞 | 打赏 | 回复 | 评论
作者: 时间:2018-12-26 08:30:27
  小说名字是什么?
来自 | 举报 | 收藏 | 32楼 | 点赞 | 打赏 | 回复 | 评论
作者: 时间:2018-12-26 08:30:31
  小说名字是什么?
来自 | 举报 | 收藏 | 33楼 | 点赞 | 打赏 | 回复 | 评论
作者: 时间:2019-01-25 18:40:02
  好看
作者: 时间:2019-05-07 23:05:03
  @微惢小僵哥 :本土豪赏1张催更(100赏金)聊表敬意,就算每天吃泡面,一定不忘来催更!【我也要打赏
作者: 时间:2019-05-07 23:10:42
  下面呢。。。。 啥也没有了?
作者: 时间:2019-05-07 23:21:31
  @微惢小僵哥 :本土豪赏8个(800赏金)聊表敬意,点赞是风气,越赞越大气【我也要打赏
作者: 时间:2019-05-10 14:41:12
  高一的时候军训完第一天上学,把衣服穿反了,现在大学都毕业了,我还记得
作者: 时间:2019-05-10 17:59:36
  无理取闹的人,会发现挡路的人越来越少,因为他的路越走越窄。
作者: 时间:2019-05-10 18:27:02
  偷偷拿班主任手机把他手机热点打开, 紧接着隐藏热点,如果你觉得我是蹭网 那就错了,每当手机提醒我有可用wifi 时,我就知道班主任又来巡视了,我是机 智红领巾!
发表回复

请遵守言论规则,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